牛客网-IT行业资讯-最新科技新闻

“联办”那些人和事:遵循市场规则 中国资本市场一步步健全起来

时间:2021-12-28 09:47作者:未知

1988年,回国参与联办创建

1988-1999年,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任教,历任副教授、教授、博导;其间1992-1995年任中国证监会首席律师兼发行部主任;1997-1999年任中银港澳管理处副主任、中银国际副董事长兼实行总裁

1999-2002年,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

2003-2007年,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

2007-2014年,任中国资金投入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首席资金投入官

2014-2021年,任清华大学法学院郑裕彤讲席教授、杜克大学校董等

2021年到今天,任对外经贸大学红天讲席教授

萌生建设中国股市构想

1987年十月19日,美股遭遇黑色星期一。那时候我正在美国华尔街的律师事务所工作,当天早上十点多到了办公室,发现有的不对劲。所有人都板着脸,感觉仿佛很重大的危机发生了。

我的秘书跟我说,“你还不了解吗?股市发生大的问题了。”

让市场对资源配置

起决定性用途

1992年十月,中国证监会成立,我出任首席律师和发行部主任,主管新股发行。那时候中国刚有股票市场没多长时间,在此之前是计划经济时期,所有些钱都是通过计划系统发出去的。目前忽然发现有这么一个资金配置方法,和原来计划经济的思维方法完全相反的。

所以各地各部门每人都想靠发股票来获得资金,那如何解决?中央就做了一个决定,用计划经济的方法定额度,采取额度发行。全国50亿的额度,就按区域、按省的经济规模划分。不过额度搞了两三年取消,改用家数的方法,为何?举例,你给我一千万额度,我分成十份,每家发一百万,然后每一个一百万能卖出一个亿去。可以看出,市场的力量是巨大的,想用强制的、计划的方法应对市场,基本上都不太成功。它自己探寻我们的方法去做。

在证监会的三年中,理念和实质难免出现矛盾。离开证监会后,我写了一篇文章,刊登在深圳的证券市场导报上,文章叫《强制性信息披露的法律依据》,其实最后指向注册制,由于假如解决了信披问题,别的问题相对容易解决。

不少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其实都要遵循市场的规则,强制、管制的方法会人为地导致市场供需的不平衡。而解决的根本在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所讲的,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用途。

像深圳,在短短的过去三十多年里,可以从一个几万人的小渔村进步至今,这么巨大的一个一千多万人的世界性都市,非常重要的就是深圳人的革新精神。深圳人民相信市场的力量,相信真的的价值规律,而不是相信什么说法。

深圳是中国很特殊的一个城市,我最期望还是深圳可以继续不忘初心,维持一个改革开放前沿实验区的初心,充分地借助所获得的所有常识、所有成就去进步自己,假如深圳人都能这么做的话,深圳还会继续往前走。

1953年,出生于陕西

1970-1973年,在陕南秦巴山区修建襄渝铁路

1973-1974年,在西安847厂当机修钳工

1974-1981年,在北京外贸学院就读,毕业后留校任教

1982-1988年,攻读美国杜克大学法学博士,毕业后在华尔街做律师

次第成长

要“紧锣密鼓地搞”

委员会设立后,从1987年十月左右开始,大家就花了很多的精力去研究各个国家的资本市场,通过大半年的时间,我搜集了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证券法、几十个国家股票交易平台的买卖规则,所有这部分东西,就是后来做的所有事情的基础。

依据这部分材料,大家一块儿写一个白皮书,这个白皮书就是《关于促进中国证券市场法制化和规范化的政策建议》。最初这个建议是大家几个人写,在建议过程中就开始分章节了,我负责写法律的部分,然后写成立国家证券管理委员会的建议、成立北京股票交易平台的建议等,关于金融系统通过改革以适应这个资本市场的路径全部都写在里面。

1988年9月2日我正式回国。王波明在我之前,大概是8月左右已经回到国内。回来将来,白皮书被进一步补充完整。这份建议报告最后定名为《中国证券市场创办与管理的设想》,包括《筹办北京证券交易平台的设想和可行性报告》、《打造国家证券管理委员会的建议》和《打造证券管理法的基本设想》等多个内容,设计了中国证券业的整体框架。

从目前看来,资本市场确实是一架精妙的机器,它有无数个部件,要协同运作才行。其中国内的金融系统是跟以私有制为基础打造起来的海外资本市场整个构造是脱节的。所以当时国内有进步资本市场的意愿,但却不知晓从什么地方下手。

联办正式成立是1989年3月15日。目前想起来,大家非常庆幸,生活在如此一个年代,把大家的所学所见通过一本白皮书推荐给大多数人,虽然不知晓哪个会对这部分东西有兴趣,但大家知晓有人有兴趣,感觉进步中国资本市场可以尝试做一做,没想到,大家最后得到中央领导的面见。

当时中央领导约了大家这一帮三十多岁的年轻人面议,足足谈了两个多钟头。联办还有当年大家做的记录。大伙说了不少之后,其中一位领导说,看来在中国搞股票交易平台这个事情,条件非常不成熟。他一说完,大家的心一下就掉地下了。没想到中央领导话锋一转,继续说,“但整个中国的经济进步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大家还是要搞,而且要紧锣密鼓地搞。”听到这一句,大家又第三兴奋起来。

回去之后,把记录整理出来,就拿着这个东西,挨着找各家筹钱。当时我天天骑自行车,从经贸大学北边的宿舍,骑十几公里进城,去中创、中农信等公司、部门转一圈,晚上再回到经贸大学,一圈下来至少四五十公里。那会大家从中信到中创到中农信到康华、光大、中化,还有外贸部的公司,所有这部分,一个个挨着找,后来终于动员了九家公司,每家公司赞同出50万元,这在当年都是巨款了——合计450万元。到了1989年2月的时候,在北京餐馆开了一次会,会上就最后敲定所有这部分人以什么方法参加,每家出多少钱。1989年3月15日,联办终于成立了。

联办成立之后,就需要把它运作起来。刚开始联办叫做“证券交易平台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后来发目前当时一个纯粹的民间机构运作起来很不简单,需要找一个政府部门挂靠,才好办事。所以大家就找了国家体改委。国家体改委在这个事情上做了不少工作,并表示想支持。目前往回看,联办当时没任何级别,员工跟国家体改委也没什么关系,就这状况体改委还是让大家挂靠了。挂靠之后,联办也改了名字,改成研究设计中心,但名字最后括弧依旧写上联办,由于联办这个名字已经叫了几年了。联办就是联合办公室的意思而且英文名字故意起了一个非常大的名字,叫“Stock Exchange Executive Council”,所以外国人一听都感觉联办是中国股票交易平台的主管机构,其实当时联办几乎什么都没。

深沪证券交易平台问世

所有筹备就绪,大家也筹备开始大展拳脚。1989年8月,大家成立了一个调查组,从央行、财政部、外贸部、计委、经贸委、国资局等十几个部门的干部中请来一批人,邀请一块儿来参加调查,调查什么呢?调查中国资本市场,当时那个说法不是叫资本市场,叫证券买卖市场。

分区域来看,当时证券业比较活跃的有沈阳、武汉、广州、深圳、上海、海南等地方,这部分地方在之前无论是债券还是股票的买卖,都已经多少有一点雏形。

1989年的12月,大家调查组先后到广州、深圳、海南。因为我和另外两个人没深圳的边境证,进不去,后来就由大家联办的另一个小伙伴魏纯,他携带所有些调查职员去深圳。大家三人就留在广州待了几天,广州调查完后大家坐三十多个小时船到了三亚继续调查。随后又去了海口调查。1989年12月5日大家还在三亚的时候接到公告,让大家7日到上海参加市长召开的有关打造股票交易平台的咨询会,因为那时交通非常不便捷,等大家赶到上海的时候,会已经开完了。在这个咨询会上,时任市长朱镕基提出期望恢复上海经济中心的地位,咨询委员会里面有海外的专家提出了打造上海股票交易平台的建议。会上决定成立三人小组,专门负责在上海打造股票交易平台事情,直接跟联办签协议,给联办提供所有些便利,“要户口给户口,要房屋给房屋,要车备车”。三人小组分别是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的行长龚浩诚、交通银行的董事长李祥瑞、体改委的主任贺镐圣。大家说都不要,户口、房屋、车都用不着,大家就仅需一点便利就好了。

1990年1月开始,联办大量员工来到上海,开始设计上海股票交易平台整个机制。

那时,深圳也在搞股票交易平台,深圳也期望联办一块儿来参与。大概是3月左右,大家几个人立刻就奔深圳去。当年深圳交易平台筹办者主要有王健、禹国刚等。当时大家就在国贸大厦的一个小小的办公室里与他们一块进行筹措准备工作,这个当年看着还是非常高大上的楼,但办公室里什么都没,就一个茶几。大家拿着联办自己设计的图,当年不像今天电脑这么发达,就用一张巨大的纸把重要的东西全部画在上面。图太大,茶几放不下,大家就把设计图纸铺在地上,大伙全趴在地上,填写着各种东西,一块将深圳股票交易平台这边的规则慢慢弄起来。

深交所所有筹备妥当后,于1990年12月1日正式开始集中买卖。上海交易平台得到正式批准后,于1990年12月19日也开始了买卖。

在当时的背景下,我感觉联办就是一条鲶鱼。一塘水里面,假如没联办,根据进步的规律,慢慢也会产生类似股票交易平台这种东西,但突然来了一个联办,东咬一口西咬一口,一下把所有些利益全激荡起来了,原来没显出的矛盾也都出来了,所以联办起的这个用途是比较大的。再加上联办的主要员工基本是有着比较丰富的留学经验,又不同程度地参与成熟市场上的金融和法律专业工作,没吃过猪肉但看过猪跑,促进了当时国内对于外国整个成熟资本市场机制的学习。这部分人从各个地方把各地资本市场运作层面、技术层面的常识汇集起来,这对促进中国资本市场进步起到了相当有哪些用途。容易举一个例子,关于股票无纸化的。

1990年5月的时候,尉文渊开始负责这事,我跟尉文渊讲,设计这个东西应该把现有些这部分股票收回来,然后达成无纸化,不要再有纸质股票。他说这如何可能呢?中国老百姓不信这东西。我说这是一个教育过程,所有成熟的资本市场目前都开始讨论怎么样无纸化。但由于无纸化是一个过程,既然中国重新开始,干脆从第一天就不要这张纸。他说这个非常难啊,这个大伙如何能同意?我说你想一下,当年大家在银行存了钱,放进来之后,一个小本给你,那小本上非常小的字写上存了多少钱,你账上还有多少钱,最后盖上银行的章,这就是你的依据。那张存折上面写了你还有250元,你信吗?当然得信!存折就是典型的无纸化,无纸化那个纸是指人民币那张纸,你无人民币那张纸,他仍然相信这张纸,这张纸就是账本里的一个条目。

下面,上海成立了一个团去考察,从香港、新加坡、东南亚一线,考察各个交易平台。去了将来,每一家交易平台都要问到这个问题,每当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尉文渊就跟他们讲,大家正在考虑,已经在想这个事了,中国老百姓可能还需要时间同意它,但大家还是想搞。人家听了都非常吃惊,“哇!你们第一天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太好了,你们太先进了”。尉文渊回来之后说,领会特别深,看来这东西真该搞。所以你知晓,为何大家的交易平台从第一天开始实行无纸化。假如没大家这批人做这事,大概率是有纸的,由于在知识里,这是个天经地义的事,根本不考虑这个问题,等人家都达成无纸化,过了不少年之后,大家是否也得实行?所以从今天来看,中国在不少地方站在其他人肩膀上走,有大多数人刚开始就把差距进行了弥补。

高西庆说

不少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其实都要遵循市场的规则,强制、管制的方法会人为地导致市场供需的不平衡。而解决的根本在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所讲的,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用途。

像深圳,在短短的过去三十多年里,可以从一个几万人的小渔村进步至今,这么巨大的一个一千多万人的世界性都市,非常重要的就是深圳人的革新精神。深圳人民相信市场的力量,相信真的的价值规律,而不是相信什么说法。

深圳是中国很特殊的一个城市,我最期望还是深圳可以继续不忘初心,维持一个改革开放前沿实验区的初心,充分地借助所获得的所有常识、所有成就去进步自己,假如深圳人都能这么做的话,深圳还会继续往前走。

名字:高西庆

责任编辑:王蒙

高西庆先生

中国资本市场

作者:高西庆

讲述人简介:

见证美国股灾

高西庆

1970年,我被派到大山里去修襄渝铁路。那期间我和战友一块办了一个夜校,带领大伙一块学习。我教哲学和数学,我的一个战友教政治经济学和物理,然后还有两位战友教化学、英语,总共六门。那会儿只须任何有字的东西,大家都是如饥如渴地去看,包括那时接触到的政治经济学,也为后来理解资本市场打下了刚开始的基础。当年我对于资本市场功能并非完全不熟知,从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和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里,多少可以知晓一点,资本在生产过程中有哪些用途,是如何运作的,假如把工厂变成股份制之后,会有哪些样有哪些好处等等,这个多少知晓一点。

1973年,修完铁路回到西安,我被分到了一家兵工厂当工人。1978年,我本科毕业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外经贸的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1982年被派往美国学习,读了杜克大学习法律博士学位并考取了纽约律师资格,然后在华尔街当律师。到了华尔街将来亲眼看到的,亲身体验到的,跟此前自觉得了解的那一点东西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当时的成熟资本市场,运作有效,在经济进步过程中创造出了各种各样很大改变人类生活方法的商品,还有各种精致的机器,各类让人眼花缭乱的产品。对我来讲,这部分方面印象是非常深刻的。当年大家刚开始觉得资本主义的银行、交易平台这部分机构都是贬义的东西。当亲眼看到后,就会发现并非跟资本主义有关的所有东西都是肮脏的东西,都是坏东西。大家把里面的一些好东西拿过来,把他们创造的很多机制借鉴过来,现成的,就可以用。这一点我的印象特别深刻。

我问,“发生什么大问题了?”

秘书说,“股市掉得乱七八糟。”

我说,“股市天天不都上上下下吗?”秘书说,“这不是普通的上上下下,这是crash,你知晓crash的意思是吗?”

那一天,美国股市掉了将近25个百分点,发生这么重大的事情,对我来讲当然是非常大的震动,忽然发现仿佛有不少不理解的东西。像如此身临其境、感同身受,对我而言是头一次。

这个事,我刚开始感觉只是华尔街的事情,想着看看学习一下,但并没感觉跟自己有太大的关系。可是当天下午五六点的时候,接到中国总领馆的电话,期望把大家华尔街几个中国留学生召集到一块儿,跟总领事讲一下这场危机到底什么问题。我说,“可以呀。”他说,“那一会儿我给你们筹备饭。”我说,“什么?不是今天啊,今天大伙忙去世了,换个时间吧。”他说,“不可以,就得今天,我到时候对你说哪些原因,需要今天!”

于是我打电话约了王波明,大家一块去中国领事馆。去了一看,偌大的屋子里坐了大概至少二三十个人。后来总领馆的人介绍说,这都是总领馆所有跟经济有关的代表,包括中国当时在美国的窗口公司代表,还有当时驻美国的媒体代表等。大家挺震撼的。后来那位给我打电话邀请大家去讲课的领馆商赞处领导告诉我说,这次之所以把大伙召集起来,是由于中央要知道美国这场危机到底什么问题,与这场危机对中国会有哪些影响。

这个事对我触动非常大。王波明后来讲,“好家伙,之前咱们从来没关心过美国这些的事情。这是一件大事。”

那一次讲完将来,总领事及有关代表感觉听得不够,期望大家开一次大一点的讲坛,多叫一些人一块儿来听。所将来来——当年11月份,大家在哥伦比亚大学又搞了一次,这次好几百人,在纽约的中国人不少都去了,而且辩论得非常激烈。

在这个期间,王波明的哥哥王东明,在中国待了一段时间后,向王波明介绍了中国国内对资本市场的研究兴趣渐渐浓厚。听到这个消息后,王波明建议回国搞一个股票交易平台。我第一反应是,“你做梦吧,你开什么玩笑,股票交易平台,如何可能在中国搞?”王波明就把他哥这次回国所看到、所知道的状况全部说一通。他表示,当时国内银行业分级之后,真的开始搞所谓的商业银行,渐渐将几家银行从央行分出,以商业银行的模式开始搞收益指标、自负盈亏等等。当时国内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关于市场的定义。于是有部分人就开始说要搞资本市场。但因为对资本市场的认知很有限,讲出的道理离真的可行的路径相差非常远。王波明说,“大家熟知华尔街的,是否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向国内展示大家的所见所学?”一通讨论之后,大家感觉非常兴奋,觉得真的有这个可能性。

随后几天,大伙白天去事务所干活,晚上回来接着商量,连续好几天基本不睡觉,最后决定,打造一个名叫促进中国资本市场进步委员会的机构,这正是后来证券交易平台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的前身。

当时委员会的参加者,既有类似大家如此的留学生,还有一些对中国有兴趣的美国人,或是律师、或是在纽交所工作过的,其中有一位后来还做了纽约证券交易平台的常务副总裁。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刚从国内过来、对国内金融系统比较知道的伙伴,譬如后来担任过南方证券副总的王巍。王巍告诉大家,国内现在对进步资本市场的呼声渐高,但往什么地方走,方向完全不确定。这正是大家感觉自己有用武之地的地方。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牛客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iweishe.com/caijing/20211228/1080.html